粉丝 0
评论 0
赛金花 

赛金花(1870年或1864年-1936年),初名为赵彩云,又名傅彩云,原籍安徽黟县,原姓赵,小名三宝,又叫灵飞,生于清朝同治,是一个生活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叶,具有传奇色彩的中国女子。赛金花曾作为公使夫人出使欧洲四国,也作为妓女而知名上海,还在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后,起到了劝说联军统帅,保护北京市民的作用。赛金花曾经三度嫁作人妇,1936年12月4日病死于北京,葬于陶然亭公园。

赛金花传奇一生最辉煌的事就是成为状元夫人,尽管只是妾,但她由一名风尘女子从良而为状元的“二夫人”,又充当状元正妻随洪钧出使德、俄、奥、荷四国,尤其是在德国柏林社交的成功,既为她赢得了“东方第一美人”的雅号,也为她在庚子年间能在瓦德西面前满足自己的要求打下了基础。 在欧洲三年,赛金花凭她的聪明伶俐,居然学得了一囗流利的德语。这是她传奇经历到达巅峰的筹码。

洪钧,苏州出生,原籍安徽徽州,清朝状元,官至礼部侍郎。当他一见赛金花,立刻惊为天人,遂纳为妾。而洪钧已有一妻一妾在堂,赛金花排第三房。当年洪钧48岁,赛金花只有15岁。能够嫁给状元首先就是一个风尘女子不同寻常的遇合,这于是引出了另外一个在当时就颇为流行的传说。

传说,洪钧未中状元之前,曾经受到过一个妓女的资助,这个妓女有的作品里称之为小青。和所有“公子落难美人相救”故事的男女主人公一样,洪钧和小青订下了白头之约,但是也同样没有跑出这类故事的套路:中了状元的洪钧觉得娶妓为妻有损自己的体面,于是抛弃了前盟。而不知内情的小青最初沉浸在被人称为“状元夫人”的喜悦中,得知真相后愤然上吊自杀。因此,在《孽海花》中,出场时的“花榜状元”傅彩云脖子上有一圈与生俱来的红丝,足以让男主人公金雯青(洪钧字文卿,此处影射很明显)明白她是小青的后身,遂有隔世重逢之感。而因了这段没有了结的前世孽债,许多作品将洪钧的死因归为小青对他的报复:彩云后来私通幼仆、玩弄戏子,最终将洪钧气死。甚至后来彩云与戏子孙小三的一段不解之缘,也有传言说,因为孙小三的前身在那段前世姻缘中曾经为小青鸣过不平,所以今生里得到彩云的以身相报。 不过曾朴的《孽海花》并不满足于以上这样因果报应的简单故事,小说对彩云的个性进行了更为细致的加工,使人们更容易相信这位状元夫人的不同凡响。在做“公使夫人”期间,彩云不但很快学会了欧语,其美貌和聪明也到处引起轰动,甚至德国皇后也与她合影留念;与此相对照,大清国的公使金雯青却处处显出迂腐和无能,危难之时甚至要求救于他这位如夫人。而傅彩云在金雯青死后要求脱离金家的一段表白里,其坦率和敢作敢当也不乏令人称道之处:曾想图个好名。“我何尝不想给老爷争口气,图个好名儿呢?可是天生就我这副爱热闹寻快活的坏脾气,事到临头,自各儿也做不了主。……若硬要把我留在这里,保不定要闹出不好听的笑话,到那一步田地,我更要对不住老爷了!再者我的手头散漫惯的,从小没学过做人家的道理……我阔绰的手,一时缩不回,只怕老爷留下来的这一点死产业,供给不上我的挥霍,所以我彻底一想,与其装着假幌子糊弄下去,结果还是替老爷伤情面,害子孙,不如直截了当,让我走路,好歹死活,不干姓金的事,至多我一个人背着个没天良的罪名,我觉得天良上倒安稳得多呢。”

1887年,洪钧奉命出使欧洲,夫人王氏不愿去异域洋邦,赛金花便代她去。在海上走了一个月,到达意大利港口热那亚后改乘火车,直达德国柏林。由于赛金花年轻美貌,长于辞令,很快闻名于欧洲上流社会,这是她一生最为亮丽的三年,也使她人生的传奇进入了高潮。德国皇帝和皇后召见了她。赛金花身姿绰约,娇嫩雪白的肌肤和水灵灵的一双妙目传达无限情意,细瓷般的气韵震住了德国皇帝和皇后,让他们真正见识到东方美女的风采。在欧洲三年,赛金花凭她的聪明伶俐,居然学得了一囗流利的德语。这是她传奇经历到达巅峰的筹码。 实际上,假如傅彩云在洪钧死后心甘情愿地为他守节而不是下堂求去重操旧业,“状元夫人”的名声就不可能作为一种成名的资本。而在赛金花的时代,象明末名妓董小宛那样从良后心甘情愿作一名贤妇的妓女可谓聊胜于无。清末的妓女,许多因为挥霍太过、债务缠身,经常靠嫁人来摆脱债务,不出三、五月到一年,即想方设法地脱离夫家,重张艳帜,名为“泡浴”。赛金花虽未能免俗,但她到底是在洪钧死后才明明白白地下堂求去,倒也不失为一种光明磊落。因此,在燕谷老人的《续孽海花》里,历史上赛金花在送灵回南的途中潜逃到上海,被描述成经过洪钧原配夫人默许的行为,因为如此则彼此都不伤体统。

到沪后赛金花挂牌接客。回到沪上的赛金花挂牌接客,果然效果颇佳,名声大噪。清末著名小说家吴趼人(《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的作者)因为她传奇的经历,将她列入海上名妓中的“后二怪物”之一。另有作者特意将原来的海上名妓“四大金刚”开除一位,而将这位“状元夫人”列为“金刚”之首。在北京她则因为喜欢穿男装,被称为“赛二爷”。

和议既成,联军退兵,两宫回銮,乱哄哄论功行赏之时,自然没有赛金花的份。相反,虽然“议和大臣赛二爷”的名声增加了不少“生意”,也不过依旧做着倚门卖笑的生涯。以至于后来的虐妓致死一事,赛金花并非没有责任,但似乎也别有隐情,例如吴趼人就认为,她是因为招摇的缘故才被解返原籍的。“招摇”二字似乎颇有深意,乱世之中,一个风尘女子身份大起大落,巨大的反差很容易反映出世态炎凉。因此,《九尾龟》就大胆的虚构了一个卑鄙的卜部郎,赛金花因为看不惯他的市侩样,得罪了他,后来他就借虐妓一事大做文章进行报复,使赛金花最终被迫铩羽南归。

此后的赛金花虽然又在上海重张艳帜,只是秋娘已老,传奇的故事也离她而去。不过一个身份低贱的风尘中人,一生中两次与历史风云际会,虽为流星一闪,却也足以引起世人的向往与凉叹,因此,时人曾预言:“照他这样侠骨奇情,不但比古来的苏小、薛涛,只以歌舞诗词传为佳话者不可同年而语,就是比那些纡青拖紫的贵人,弄月嘲风的名士,碌碌终身,汶汶没世,也就有上下床之别,将来自必为一代传人。”

赛金花一生充满了传奇的色彩,她出入豪门,沦落风尘,命中克夫(三次嫁夫,三次孀居),一生无子,于1936年去世,终年67岁。葬于陶然亭公园。著名画家张大千为她作肖像画,齐白石为她题写墓碑。她亲笔题写的“国家是人人的国家,救国是人人的本分”至今犹存博物馆中。赛金花她那爱国之心,比起当时卖国贼、汉奸犹胜千万倍。“自古风尘出侠女”这是对赛金花一生的真实的写照。

阅读    1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