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 0
评论 0
席佩兰 

席佩兰是清朝大诗人袁枚的女弟子,袁枚要她严格练习,没有写出好的诗句之前不要露面。因此,席佩兰长成了大姑娘,还很少有人知道。同村有个出身名门的青年,叫孙原湘。他的家庭条件好,从小就博览群书,尤爱诗词,久成诗癖,平时干什么都离不开诗。如早上起床便诵“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吃饭了,走到餐桌边便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村里人以为中了魔,席佩兰的父亲却认为他必有出息,反而托媒求亲。不料孙原湘却当面拒绝,他责备媒人说:“乡村里有什么才女?我非女诗人不娶!”席家丢了面子。难受劲就甭提了。

袁枚听说之后,就让席家贴出招亲告示:“家有小女,年已及笄。但非诗人不嫁,有能诗者皆可登门议亲。” 这一来,乡里许多青年纷纷上门求亲,都被席家拒绝。

这天,席佩兰一早就起来了,因为半夜时听丫鬟说外面好象下大雪了,她想再捏两个雪狮子。前几天捏了两个放在了大门口,今天捏两个放在自己的房门口。

她开门一看,晴空万里,朝霞满天,哪里下什么雪呀,原来丫鬟把明亮的月光当成雪光了。这一来,不仅捏不成雪狮子,原来捏的那两个,太阳一出来,也会慢慢融化了。她回到闺房,挥笔写下了《春夜月》一诗:

小鬟夜半推窗看,报到中庭积雪盈。

晓起更无余屑在,始知残月昨宵明。

时近中午,阳光明媚,积雪开始融化。就在这时,孙原湘器宇轩昂地进了席家,袁枚见其上钩,就与他攀谈起来。孙原湘果然满腹经纶,谈起诗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正说间,只听环佩叮咚,寻声望去,见竹帘内端坐一位妙龄女郎,他立时住口。袁枚说:“她便是以诗求亲的席家小女。”孙原湘欠身施礼,接着就把自己的诗稿递了上去。席佩兰漫不经心地把诗稿翻了翻,说:“窗外积雪正在融化,万物复苏,依我之见,围炉谈诗,不如凭窗联句。”

袁枚问孙原湘意下如何,孙原湘以为自己从屈宋到三苏,心中装诗几千首,凑几联诗句有何难,连忙答应:“就请小姐兴句点题。”席佩兰也不客套,看看窗外,积雪正在阳光下融化,他用雪捏的两只看门狮子也在融化,就随口吟道:“雪消狮子瘦”。起句一出,可就难住了孙原湘,他脑子里从魏晋到唐宋,把诗人的五言迅速过滤,搜遍枯肠,也找不出一句现成的对句来,满面羞惭,回到家中,一病不起。求医用药,均不见效。

孙原湘的父母可急坏了,眼看儿子的病日重一日,老两口只好去找袁枚求救。袁枚说:“你儿子求亲的女孩,就是托媒到你家求亲的席佩兰。解铃还得系铃人,你们还是找她出个主意吧。”

老两口无奈,只好厚着老脸去见席佩兰。席佩兰笑着说:“这好办!今天正是十五,你们晚上扶他出来赏月,你在旁边说:‘今夜月亮真圆呢,那月亮里桂树真茂,树下兔儿真肥。’他听了,病就一准能好。” 晚上,一轮明月升了上来,老人半信半疑地把儿子扶出来赏月。把席佩兰教的话复述一遍,当说到“树下兔儿真肥”时,孙原湘突然哈哈大笑,大叫“有了!有了!”老人以为儿子发高烧说胡话,孙原湘说:“ 那位小姐出的是‘雪消狮子瘦’,下句不正是‘月满兔儿肥’吗?你们要是早让我赏月,哪还憋得那么苦啊!”

孙原湘的病好了,与席佩兰结为夫妇。袁枚又教他作诗要认真观察生活,写自己的真情实感,不要拼凑书本上现成的诗句。从此,孙原湘的诗词大有长进。夫妻二人经常联句,都成了清朝的著名诗人。

阅读    5977